现货海

搜索
现货海 网站门户 现货资讯 现货要闻 查看内容

新形势下金融诈骗的特点及防范

2018-2-14 09:47| 发布者: noodles007| 查看: 240| 评论: 0

摘要:   A五花八门的金融诈骗   逼真化  庞氏骗局开创了现代金融诈骗的“核心竞争力”。   1903年,曾因伪造罪坐过牢的查尔斯·庞兹(Charles Ponzi)从意大利移民美国,他当过油漆工,干过人口走私。第一次世界 ...

  A五花八门的金融诈骗

  逼真化  庞氏骗局开创了现代金融诈骗的“核心竞争力”。

  1903年,曾因伪造罪坐过牢的查尔斯·庞兹(Charles Ponzi)从意大利移民美国,他当过油漆工,干过人口走私。第一次世界大战刚结束的1919年,庞兹趁着经济一片混乱,隐瞒历史来到波士顿,“创新”了一个普通人根本看不懂的投资项目。他宣称可通过专门渠道购买某种欧洲邮政票据,再辗转卖给美国政府,90天可获利40%。庞兹用后续投资者的钱作为“快速盈利”付给前期投资者,短短7个月吸引近4万波士顿市民(多数是梦想发财的穷人)踊跃投资约1500万美元(相当于今天1.5亿美元)。

  人们将庞兹与发现新大陆的哥伦布、发明无线电的马可尼并列为“意大利三伟人”。庞兹住进20个房间的别墅,买了100多套昂贵西装,拥有数十根镶金拐杖和镶钻石烟斗,给妻子购买了无数珠宝首饰。当有金融专家揭露骗局时,庞兹还在报纸上反驳。

  1920年8月,庞兹终因后续资金不济而破产。他骗取的投资可购买几亿张欧洲邮政票据但只买过两张。庞兹被判刑5年,出狱后故技重施再次入狱。1934年被遣送回意大利后,他企图行骗墨索里尼而未能得逞。1949年,身无分文的庞兹在巴西去世,而“庞氏骗局”作为20世纪最典型的骗局,从此成为现代金融诈骗的代名词。

  高端化

  金融诈骗是指在金融活动中以非法占有为目的,违反金融法规,采用虚构事实或者隐瞒事实真相的方法进行诈骗,从而骗取公私财物或者金融机构信用、破坏金融管理秩序的行为。美国历史上最大的诈骗案出自纳斯达克股票市场公司前董事会主席伯纳德·麦道夫(Bernard Madoff)之手。自2000年开始,麦道夫精心设计了一个巨大的证券骗局,打入高端犹太人俱乐部广拉客户,连交情50多年的老友也不放过,受害者包括久经世故的对冲基金、金融机构和众多政府高官、百万富翁,诈骗金额累计650亿美元。2008年12月10日,麦道夫被儿子告发。2009年6月29日,麦道夫在纽约被判处150年监禁。

  又如美国得克萨斯州亿万富翁、斯坦福金融集团董事长艾伦·斯坦福(Allen Stanford),2009年6月被控操纵70亿美元的“庞氏骗局”来欺诈投资者。斯坦福及其麾下斯坦福国际银行的其他高管向投资者提供了虚假的财务声明,截至2008年年底该行资产从2001年的12亿美元暴增至85亿美元,约3万名投资者被骗。斯坦福金融集团现已经破产。

  又如英国警署总部前科学家格雷厄姆·霍尔克斯沃斯(Graham Halksworth),他宣称查获了一笔价值高达25万亿美元的美国财政部20世纪30年代秘密发行的国债需要分散转移。但他的骗局没能得逞,2003年其被判6年监禁。

  再如美国安然公司创始人肯尼斯·赖伊(Kenneth Lay),当2001年安然公司濒临破产之际,他仍以虚假账目欺骗投资者继续投资。而一些损失较重的投资者为挽回损失,甚至变成诈骗的帮凶拉人入伙。赖伊侵占投资人约4000万英镑,被控犯下11宗证券诈骗罪,2006年未等到法院宣布判决,便一命呜呼了。

  随着全球金融市场的不断发展,在诈骗形式“高端化”的同时,诈骗内容也不断趋于“高端化”。如非洲的尼日利亚因官员贪腐严重以及周边连年争战,常有将军或政府高官家人广发邮件,声称因政变或贪污行为暴露而银行账户被冻结,需紧急寻人协助将成百上千万美元转移出境,但协助人必须先提供资金去付税和打通关节,然后提供银行账号等以便接纳划款入账。诈骗者许诺让协助人获得丰厚回报,接着一举扫空协助人提供的账户。据美国经济情报局统计,“尼日利亚骗局”年均在全球骗取金额逾15亿美元,一位心脏外科医生被骗34万美元,美国密西根州爱尔康纳郡财务部长利用职务之便挪用公款被骗120万美元,身陷法网连累全郡居民。

  再如多米尼加共和国最大的金融诈骗案中,拉蒙·费古尔罗阿(Ramon Figueroa)2003年利用与政府高层及媒体的关系,参与洗黑钱和隐瞒政府信息,从银行骗得22亿美元,相当于当年全国财政预算的2/3。政府为填补银行亏空,被迫增发货币,直接导致通货膨胀和比索贬值,两家国有银行亦因此陷入困境。

  “合法”化

  1916年,伪造英国牛津大学理工工程学院学历的葡萄牙“高材生”阿尔维斯·里斯(Alves dos Reis)移居海外属地安哥拉,被当地政府引为“人才”,将下水道等大量市政工程建设和维修交由他负责。里斯借此发迹后返回葡萄牙首都里斯本,1924年伪造10万美元支票收购一家企业,事发后被捕入狱54天。在狱中他精心策划伪造公文,用葡萄牙中央银行名义,成功蒙骗合法的英国华德路印钞厂印制葡萄牙纸币2亿埃斯库多(相当于全国GDP的1%)。事成后里斯将75%收益分给了荷兰财政大臣Karel Marang、德国间谍Adolph Hennies等“合伙人”,用剩余的25%创建安哥拉大都会银行。由于技术上无任何缺陷,伪造真钞在葡萄牙市场畅行无阻流通了好几年,直至有记者发现他成立银行、提供低息贷款且无需任何担保,这才真相败露。

  里斯印钞案作为葡萄牙历史上最大金融诈骗事件引发货币危机,导致1926年5月军人政变建立军政府。里斯被判20年监禁后,1945年5月有银行看上其“专长”邀请加盟被拒,次年里斯死于心脏病。华德路印刷厂“戴罪立功”为葡萄牙央行印制票面价值相当于全国GDP总值0.88%的纸币。

  规模化

  2012年6月起,以英国人大卫·伯恩(David Byrne)为首的跨国诈骗团伙非法注册欧元外汇投资公司(Euro Forex Investment Limited)及英国、新西兰工商注册号。有投资者发现该注册号被吊销后,诈骗集团仅悄悄更名前置EFIL-,并分别更换注册号。诈骗团伙多次在韩国、泰国、马来西亚等地组织几千人高端招商活动,强势推广“独特交易策略和自动化交易软件”的欧元外汇理财项目。他们自称公司已成立13年,拥有几十年外汇交易经验,在海外设有多家子公司,全球员工200多名,客户超过5万。公司作为银行间外汇报价交易平台EBS和外汇交易平台ECN,保证投资人每月稳定获利9%—16%,每周末可自由提款单笔不超过5万美元。犯罪集团还多次组织投资者参观伦敦金融城中心苍鹭大厦的总部及梅费尔布鲁顿街两处办公地点以增加可信度。

  2013年7月,公司称为接受新西兰反洗钱调查,所有账户冻结3个月,并提出迎合新西兰监管以对冲继续正常交易取出收益,蒙骗投资者加倍投资对冲;8月在泰国召开年会,大卫·伯恩当场对数千投资者保证资金安全,称10月18日账户开放后可自由提款且随时销户;9月18日,官网公告与万事达和维萨合作发行支付卡;10月13日以合并重组的名义突然更名FX Capital International Corporation(简称FXCAP),关闭原提款渠道和交易记录、明细及取款信息等;11月底通知投资者办理护照并将护照、身份证、银行卡公证书寄往斯洛伐克办事处。

  2014年3月底,陆续有几人收到了带有万事达和FXCAP标识的卡后发现竟是一张存无分文的预支卡,致电询问伦敦制卡公司后被告知毫不知情并暂停发卡;4月15日诈骗团伙再次公告将停止发卡归责于投资者,部分投资者千里迢迢到英国发现曾经的两处办公地点早已人去楼空,斯洛伐克的支付卡部门根本不知FXCAP公司,而该公司原始注册地仅为虚拟的租赁信箱。投资者费尽心机找到大卫·伯恩,这位标榜在金融领域心地善良、名声显赫的CEO突然变脸,声称未收到过投资者一分钱,没进行过任何一笔交易。无奈之下投资者报警,英国国家反诈骗情报局(NFIB)于2014年4月30立案调查此案。

  智能化

  2010年4月16日,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SEC)对高盛集团及其副总裁托尔雷提出证券欺诈民事诉讼,称该公司在向投资者推销一款与次级信贷有关的金融产品时隐去关键事实,误导投资者。SEC指控高盛2007年年初设计并销售基于次级房屋抵押贷款债券的复合型担保债权凭证,而当时美国房市及相关证券均已显示出走软征兆。高盛未向投资者披露关键信息,尤其大型对冲基金保尔森(Paulson & Co.)已选择做空。为此保尔森基金2007年向高盛支付了约1500万美元费用,获取收益高达10亿美元,全部由该款CDO投资者埋单。

  希腊债务危机幕后,高盛一方面以“创造性会计”方式为希腊政府出谋划策做虚账,以使希腊符合欧元国家标准;另一方面却暗中同时攻击希腊和欧元并从中牟利。

  B以创新思维防范和打击现代金融诈骗

  当今全球已步入人工智能时代,金融诈骗已形成利益攸关的“黑色产业链”——有团队负责注册“养号”,有团队负责提供各类资源、终端设备、云服务、模拟真实IP地址,还有团队负责寻找企业漏洞,发起攻击或专门寻找“买家”等。

  2014年,注册舞弊审查师协会(ACFE)专项调查统计,全球每年由于欺诈行为至少损失约 3.7万亿美元。普通公司每年因欺诈行为平均损失了约5%的年收入。在所有欺诈行为中,金融服务行业占比18%。在诸如理赔记录、电子邮件、年度报告、客户服务电话、索赔采访及社交媒体会话等资料中,80%以上暗藏欺诈的记录均以文本数据形式存在,其中80%为非结构化文本。利用机器学习方法进行文本分析,包括业务合规、异常侦测、预测分析、链接分析等,有助于挖掘暗藏的诈骗信息,快速发现并提醒业主在损失之前及时采取行动。

  2003年至2005年,提交SEC的民事强制执行债权中,做假账率达25%。SEC利用文本分析软件识别年度报告中的诈骗信号,信号涉及所有高管填写的关于公司当前的业绩和未来的目标。

  美国通用电气的消费及家庭服务部门收到很多索赔申请,因数量庞大,很难通过手动方式发现异常。通用电气为此采用了社交网络分析SNA中的文本分析系统,通过将数据输入,按26项度量指标来检测索赔申请,采用第一年就避免了510万美元损失。调查显示95%的保险公司正使用防欺诈技术,以防范保险行业每年因欺诈行为所造成的损失,而其中43%都使用了文本分析技术。

  文本分析软件基于大数据分析投资收益(如理财产品宣称月息20%以上),公司、网站的备案信息(如境外注册,A国公司B国银行账户)或经营地址含混不清甚至不存在,某家公司出现大量集中咨询等,均可被轻松识别。

  C 新一轮国际金融监管合作

  现代金融诈骗的最大特点是利用互联网跨境犯罪,包括域内团伙域外作案、境外团伙遥控作案。由于各种狭隘的地区、民族甚至国家利益的庇护纵容,不同程度为金融诈骗提供了掺杂意识形态的保护伞,故单靠一地一国之力根本无法有效治理防范。

  历史上,西方国家曾推动过三轮国际金融监管规则改革,虽然具体措施不同,但共性即通过“将国内监管规则扩展到国外,推动国内和国际并行改革”。利用金融监管改革之机,达到既实现改革成本最小化、又扩张本国金融竞争力的目的。

  如改革后美国将其金融监管的国内标准包装成国际准则,获得了巨大利益,然而美国自己却并未如约履行各项国际金融监管合作协议,以各种理由延缓执行。

  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以来,欧盟在巴塞尔委员会的话语权日益提升,发展中国家也迅速崛起。于是美国改变策略,开始推动第四轮金融监管规则改革,其主要内容包括变“所在国监管”为“东道国监管”;从“事后监管”转为“事前测试”;从“主导规则”转为借助司法实施“长臂管辖”,即美国利用其在国际政治中的特殊地位,用其国内法“管辖”其他国家经济金融实体,尤其反洗钱和直接制裁。同时从强调“独立信息统计”到“微观信息共享”。美国于2010年首次提出在全球范围推行“从摇篮到坟墓”式的金融市场法人识别码LEI系统,作为全球性开放式标准化的微观金融数据收集和共享系统。

  LEI系统的特点可以概括为以下几个方面:第一,全球化。美国最初的设想是率先在本国建成这一系统,但实践证明,由于各国的金融市场和金融交易已经高度全球化和一体化,因此LEI系统作为一种公共产品,只有实现对参与全球金融交易的法人机构的全覆盖,才能够真正发挥身份识别和监测系统性风险的作用。因此,2012年以来,美国利用G20平台大力推动全球金融市场LEI系统的建设。

  第二,一体化。由于任何参与金融市场交易的法人实体都将被纳入LEI系统, 因此该系统打破了银行、证券、基金以及保险等这一传统金融的各个子部门之间的界限。这将使得跨部门的风险管理在技术上变得可行。例如,在LEI系统下,一家商业银行可以准确地计算自身在不同金融部门以及和不同交易对手的风险敞口;而金融监管部门也能够比较清楚地评估不同子部门之间的资产、负债关系,并对系统重要性金融机构单独实施审慎监管。

  第三,公开化。LEI系统一个显著的特点是其公开性和透明性,即任何获得LEI编码的法人机构都可以通过该系统获取其交易对手的相关信息,如公司名称、地址、工商注册信息特别是所有权结构等。

  从当前美国对外监管措施分类看,反洗钱、消费者权益保护、市场公平竞争、监管合规等都有可能成为监管处罚的依据,尤其是在特朗普政府“美国优先”思想主导下,涉外金融监管领域摩擦恐将有增无减。

  面对这样的外部环境,发展中国家应从战略高度制定预案,在国家层面进一步加强海外事务协调,统筹利用好司法、贸易、会计、金融等领域资源,做好大数据时代金融安全防范,对滥用“长臂管辖”权的行为予以坚决回击。

  只要各国加强区域监管合作,积极推进全球联合监管协同行动,像打击恐怖主义一样打击金融诈骗,同时加强投资者教育,不断提高全民防范意识和技能,借助创新思维和科技手段,大数据监控,高科技识别,最终定能多、快、狠、准地有效提升对金融诈骗的防范和打击功效。

(责任编辑:吴晓琳 HF106)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最新评论

返回顶部